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陶勇:我给盲人办了一场音乐会

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左)主持音乐会 来源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陶勇:我给盲人办了一场音乐会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左)主持音乐会

来源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作者 | 健康时报记者 王真

编辑 | 胡鑫

3月10日,十几位视障人士接到邀请,和北京市盲人学校艺术团的孩子们一起,共同参与了一场线上线下联动的特殊音乐分享会的直播。担任这场音乐分享会主持人的,是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

“一年前,当我从噩梦中醒来,我说‘我想带着盲童巡演,帮助他们获得社会生存能力’,可能那时很多人都不能理解。”3月11日,陶勇在微博上写道,“后来,大家慢慢知道了我的故事,知道了我这么多年一直和这个群体接触,我和他们早已不是简单的医患关系,很多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也就知道这个梦想不是我一时之说,而是在我心中盘算已久的。”

一年后,陶勇终于完成了首次“助盲公益音乐分享会”,“这个活动,我想向大众展示视障群体的真实样子,他们乐观、自信、拥有着各式各样的才华,他们和健全人一样,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迷茫。我知道我个人的力量很微小,但我愿意成为一个‘发光人’,用自己的微光吸引更多的微光加入进来,让社会认识他们、接纳他们、尊重他们,给予他们更多的机会,去实现他们的精彩人生。”

为了办好这次活动,陶勇提前两个多月就开始四处筹备。因为嘉宾大部分是盲人,外出比正常人不便得多。在保持正常工作和出诊的前提下,陶勇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了这场音乐会上。他的心愿很简单,就是要通过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会告诉更多的人,我国视障人士和低视力人群的规模和生活现状,告诉大家盲人朋友们的奋斗精神,鼓励同样因病致盲、致残的伙伴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不抛弃自己,不放弃理想。

在音乐会上,既有盲童合唱团带来的歌曲表演、二胡二重奏,还有盲人访谈、场外连线等环节。

北京市盲人学校乐之光合唱团是一个特殊的合唱团,合唱队员全部是该校的盲童。他们靠除视力之外的其他知觉听乐谱、记歌词、唱不同声部,尽管眼睛看不见,却一点也不耽误他们排演新歌。在天籁般的声音中,人们听不到一丝忧愁和悲伤,反而感受到了幸福和美好。

展开全文

陶勇:我给盲人办了一场音乐会北京市盲人学校乐之光合唱团在音乐会上表演

来自南京11岁的张钰城,是陶勇第一例幼儿白血病骨髓移植后继发巨细胞病毒视网膜炎的患者,学习钢琴多年,从咿呀学语的婴儿到如今获奖无数的琴童,陶勇一路见证着城城的成长。

陶勇:我给盲人办了一场音乐会张钰城演奏《土耳其进行曲》

21岁的冯天周,已经被顺利保研至哈尔滨工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生物信息学方向。他是一位视网膜色素变性患者,初中开始视力逐渐衰退,靠老师和同学们为他读书、听音频学习,带着助视器参加高考。今年九月,他就要去新学校了,他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帮助到受致病基因影响而失去光明的人们。

两个小时的音乐会,让人们看到了盲人的才华和乐观。作为主持人,陶勇在开场前一遍又一遍核对流程、熟悉台本,同时也不忘记给自己的左手做复健动作。神经生长的很缓慢,虽然是去年年初受的伤,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这只手已无法恢复自如。

不沉溺于伤痛,始终向前走,是陶勇一贯的性格。也是在这样的性格里,他明确了自己未来的事业方向,就是“天下无盲”。

要实现这一愿景确实困难重重,但未必没有希望,这需要举全社会之力来推进。一方面,它需要采用各种高科技和医学手段支持,比如大力推行眼内液精准检测、研发智能辅助眼镜、电子助盲器等;另一个方面,陶勇呼吁“光·盲计划”助盲关爱。这个计划更加侧重人文关怀与公益行动,目的在于传递爱与希望。中国有近1700万包括盲人在内的低视力人群,如何让他们的声音被大家听到,让他们自洽、自信、自强,正常生活,正常社交,自食其力,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赚取一份收入,变“资助”为“自助”,是陶勇最关切的事情,也是他的初心。

“我知道公益这条路很难,但我初心不变,愿意摸索着走下去,也必定会有始有终,正大光明,希望获得大家的理解和支持。”陶勇说。

陶勇:我给盲人办了一场音乐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pp电子游戏_官网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iccie.cn/1773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