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积极应对 “输入性成本推动型通胀”,不必过度反应

盘和林4月25日举行的“2021年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和全年预测——GDP恢复性反弹与经济高质量增长”发布和研讨会上,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报告指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已经开始通过国内生产资料的快速上涨影响到最终消费品价格的上涨,输入性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正在形成。

盘和林

4月25日举行的“2021年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和全年预测——GDP恢复性反弹与经济高质量增长”发布和研讨会上,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报告指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已经开始通过国内生产资料的快速上涨影响到最终消费品价格的上涨,输入性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正在形成。

通货膨胀指的是一个经济中的大多数商品和劳务的价格连续在一段时间内的普遍上涨。因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从而导致国内生产原材料成本上升,进而使得价格水平上涨的通货膨胀就是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种通胀的影响可能会表现为一些制造商品的价格有所上升,包括电子设备、汽车零部件等等,也有可能会对一些食品成品有一些影响,例如饮料等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最终会借由产业链传导到最终商品,最后反应在消费者看到的商品变得更贵。但是这种通胀实际上还是比较温和的,除了上面提到的几类以外,大多数的农产品、食品和日用品基本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消费者总的生活成本依然会比较稳定,因而不必过度恐慌。

从宏观和国际角度来看,这种通货膨胀在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现阶段前五大全球流通货币中,为了应对疫情对于国内社会生产的冲击,提振经济增长动力,有四大货币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对应的央行货币政策为低利率甚至零利率,这种全球性的货币政策趋于宽松,最终反应在了大宗商品的价格上。而且,根据目前疫情的控制情况,面临生产和就业的双重压力,这种宽松还将持续下去。

与之相对应,我国货币政策则是稳健中性。但是去年在LPR换锚过程中,打破了市场利率的“地板线”,一定程度促进了利率的走低。结合国际国内形式以及通货膨胀的严重程度,我国也不大可能也不必采用在此时采用紧缩性的货币政策来应对通货膨胀。

积极应对 “输入性成本推动型通胀”,不必过度反应

当然,对于这种输入性的通货膨胀,我们也不应任其发展,适当的宏观调控还是必要的。

首先,要持有审慎的态度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给货币政策预留操作空间。不松不紧的货币政策方向仍然是我们应当坚持的。如果为了应对通货膨胀而采用紧缩的货币政策,那么由于海外利率较低,极有可能会带来资本外流,造成股市震荡,压制国内需求增长,最终会把经济拖入“滞胀”的泥淖,影响国内的经济秩序。

欧美央行虽然当前是宽松政策,但是主要发达经济体现阶段由于疫苗接种,疫情情况正在缓解。所以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转向回收流动性。况且,各国央行尤其是发达经济体央行的政策受到几个因素的影响:通胀率、失业率和追求利率中性的驱动,他们迫切需要利率正常化,并进行缩表,以抵御经济周期性问题,只是短期经济表现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其次,发达国家可以借助国际市场转移通胀的影响,同样,此时我们也应当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支付和流通地位,像与伊朗开展原油合作用人民币结算一样,进一步推动对外开放,开展一系列以人民币为结算工具的贸易合作,强化人民币在一揽子货币中的作用,化解国内的通胀压力。

同时,经济学中供给学派和新凯恩斯主义的理念可以充分为我们所用。既然在货币政策总的理念上应当继续保持审慎中性的态度,那么就应当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微观化方面下功夫,发挥其供给效应,提高供给数量和质量,这也是应对成本增长型通胀的有效办法。比如在支出微观化方面,进一步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对于弱势群体的支持以及创新企业的支持,进一步优化利率期限结构,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提供差异化的贷款利率帮扶,提高有效供给能力;在分配微观化方面,适度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提高工资性收入占比,充实中产阶级群体,让民众更有钱才能保证社会的消费能力等等。

综上,窃以为,面对输入性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我们不必过度反应,宏观调整政策要坚持审慎态度,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为货币政策预留调控空间,而且具体细节上要注重发挥政策的微观效果和供给效果,提高有效供给能力,以应对通货膨胀的影响。(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pp电子游戏_官网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iccie.cn/4295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